史村新闻网

中国第四代导演吴贻弓逝世,他的九部电影为何让我们念念不忘​

时间:2019-11-02 17:23:53| 查看: 1327|

摘要: 郑姝音复仇成功!郑姝音笑逐颜开的登上了冠军领奖台,把不自在和尴尬,留给了这位英国选手。里约奥运会冠军郑姝音,在女子73公斤级决赛上,对上连续两届世锦赛冠军、英国选手比安卡-沃克登。最终裁判认为郑姝音警

中国第四代导演、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前副主席、中国电影协会主席吴龚毅今天凌晨逝世,享年80岁。

吴龚毅,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生于重庆,1948年定居上海。196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同年回到上海工作。他曾担任主任助理、副主任和主任。自1984年起,先后担任上海电影局副局长、上海电影公司经理、上海电影制片厂主任、上海电影局党委书记、主任、上海广播电影电视局艺术总监、上海电影城导演。参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设立。

主要电影作品包括:《我们的小花猫》、《夜雨》、《南城旧事》、《姐姐》、《流亡大学》、《大师的苦难》、《月亮随人归来》、《奎利的家庭》等。其中,《夜雨》获得了第一届中国金鸡奖等奖项的最佳剧情片奖,《南方城市的老故事》获得了第二届马尼拉国际电影节等国内外奖项的最佳剧情片奖。

他还曾担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席、上海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上海电影艺术家协会主席等。他还是中共十四、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他获得了“新时期十大电影导演”和“国家杰出电影艺术家”的称号。他还获得了上海文艺杰出贡献奖、2012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终身成就奖”、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终身成就奖”等多项特殊荣誉。

今年5月,这位与上海电影和中国电影亲密了一辈子的老艺术家在临终前写下了《上海电影万岁》,表达了无限的爱。

> >扩展阅读

为什么他的九部电影让我们铭记在心

吴龚毅曾经说过:我拍的电影不多,一共九部。按位次排列,它们是《我们的小花猫》、《夜雨》、《南城旧事》、《姐姐》、《流亡大学》、《大师的苦难》、《月亮随人归来》、《奎利家族》和《海的灵魂》。

相对而言,吴龚毅并不富有成效,但对于电影观众和中国电影史来说,他是令人难忘的。

以下是吴龚毅今年5月对记者的专访:

电影创作对我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它实施的时间越长,一些规则就越清晰,也就是说,中国的电影创作传统不过是现实主义。虽然近年来,由于国际交流日益频繁,世界电影的许多创作体系和美学流派也不同程度地影响了我们的创作实践,但我认为现实主义在中国电影的创作和接受方面仍然是不可替代的。

《夜雨》是主要创作者的一部分,左起:执行导演吴龚毅,由张羽和编剧叶楠主演

在现实主义的框架下,我认为我们的创作者也应该尊重中国电影中最具民族特色的一些因素。例如,叙事性,中国观众首先去看电影的原因在于它所讲述的“故事”。另一个例子是电影中的标准是否符合我们的民族传统。中国观众容易接受并可能流泪的电影也应该符合我们民族传统道德对真、善、美的尊重。

吴龚毅在“奎利家族”的现场

我想以《奎利家族》的拍摄过程为例。那一年,我在离曲阜只有30公里的山东济宁做了一个电影讲座,所以我借此机会去了孔琳。那段时间的震惊至今仍在我脑海中。孔林有着悠久的历史、庞大的规模和深厚的归属感,我个人认为这是独一无二的。

去孔琳的那一年是20世纪90年代初。出国的热潮刚刚兴起。一些年轻人冲动,对传统文化有各种障碍。然而,在那个时候,似乎没有多少人真正从文化层面来看待“代沟”的内涵,我从当时访问孔林得到了一些启示。后来,我告诉后来成为《奎利家族》编剧的周梅森,我的一些想法仍处于模糊阶段。不想,也引起了他们巨大的反响。因此,我们再次一起前往孔子的故乡曲阜,讨论和争论孔琳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的关系,从而开始了我们未来电影中人物和故事的建构过程。

《奎利家族》

后来在电影中,我借用了最老一代人的话来说“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他的名字叫孔子”。这实际上是我的哭泣。然而,电影中的曾孙们也有渴望新事物的原因。在那些日子里,这部电影是我煞费苦心制作的,它包含了我想说的话。现在,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我认为它仍然可以给我们的电影人一些微不足道的启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5000年的最大原因。上海电影和中国电影,在我们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过程中,我们民族的文化传统是不可忘记的。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以前说过一些话,现在仍然这样想,那就是如何对待“送礼电影”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科学和艺术都是人类了解世界的工具和手段。不同之处在于科学对世界的理解依赖于逻辑,而艺术对世界的理解依赖于情感。因此,没有情感和理性就没有艺术。然而,在历史上的许多重要时刻,正如我们近年来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和快乐事件一样,有激情、才华、责任和远见的艺术家难道不应该创作相应的作品来表达他们内心深处的感受吗?

城南的古老故事

我想特别谈谈吕其明先生。当我第一次进入电影界时,吕其明先生已经是一位著名的电影作曲家,也是上海电影合奏团的团长。在我看来,他是一个远房老人。1982年,当我在拍摄《城南旧事》时,我让他在恐惧和颤抖中作曲。他愉快地回应了我的请求,并帮助了落后者。起初,他计划创作另一首新歌,但我认为最好使用原著小说中提到的李戈。吕其明先生也同意了,并在原曲的基础上做了一些非常关键的扩展,取得了显著的效果,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我想象中的深深相思病和淡淡的悲伤。老实说,如果这部电影离开了吕其明先生的音乐,恐怕就另当别论了。因此,他获得了第三届中国金鸡奖最佳音乐奖,这也是当之无愧的。当然,他最受欢迎的作品是交响乐序曲《红旗颂》,这是一场永不失败的盛宴。他巧妙安排的雄壮气势和国歌旋律总是让听众兴奋不已。

《红旗颂》和《城南旧事》的音乐完全不同,但它们也让人哭泣。可以看出,在这位艺术家的心中,跳动始终是一个音符,与时代的生活和真实的感情紧密相连。可以看出,只要我们的艺术家真正把自己放在歌唱祖国的情感中,掌握艺术规律,所谓的符合时代需要的创作就不是真的!

(资料来源:文慧网络)

内蒙古十一选五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