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村新闻网

这个世界要是没了方言,那该会多无聊

时间:2019-10-22 04:00:25| 查看: 1340|

摘要: 偶像第一次跳进产房看宝宝:猫爸第一次跳进产房看独宝,情节好虐心,奶猫:爷,快把我爹带走

支持方言教育利大于弊。/“白鹿原”

你能在你的家乡做美味的食物吗?你还记得你家乡的风俗吗?如果你不会说方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来自哪里,你的祖先是谁”?

“时间一天天过去,汗水一滴滴流下来,有一天我们都老了……”

茄子蛋的歌曲《浪子回头》(The浪子回头)有很强的地方风味,这让许多不懂闽南语的人又唱又哭。这首歌告诉我们要珍惜身边的人和时间。

这种简单的情感是用闽南方言表达的,它的心理共鸣是普通话无法替代的。

普通话就像白开水,而方言是妈妈煮的一碗热汤。然而,这碗“热汤”已经传到了我们这一代,许多人都不会煮,甚至不会尝。

不久前,这位作家砍柴十年,并在文章中说,当他18岁去北方上大学时,他对自己糟糕的普通话感到自卑和焦虑。现在,听到我儿子说没有任何方言的标准普通话令人费解的忧郁。

面对这种忧郁,上海的父母不能坐以待毙。最近,一些上海家庭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纯上海的幼儿教育机构,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尽快熟悉上海话,掌握好它。

然而,这一举措引起了很多争议。

在湖北步行街的调查中,近80%的网民支持孩子学习方言。/微博@驼峰步行街

一些网民说,“既然吴语正在衰退,我们应该从小开始。至于普通话,老师自然会教,但方言老师不会教。”

然而,一些网民认为“儿童处于教育的基础阶段。教孩子说方言后,普通话不可避免地会有口音,对吗?此外,当你在成长环境中接触到方言时,你自然会理解它们。你为什么要进行早期教育?”

另一些人担心早期的方言教会会导致地区歧视,尤其是在上海和广州等方言很强的地区。

然而,方言教育和普通话教育都不是。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双语教育来解决。

至于所谓的地区歧视,普及方言教育可以帮助其他地方的孩子更好地融入当地的生活。

支持方言教育不是反对普通话教育,而是反对用普通话教育强行取代方言教育的统一思想。这种提倡一元美学的思想弊大于利。

方言是城市的灵魂。/想象昆虫的创造力

统一思维正在瓦解多元文化主义。

自秦朝以来,汽车和书籍一直走在同一条轨道上,初步奠定了中华民族的地理版图,为中华文明的形成奠定了文化基础。尽管“书在语言上是相同的”,但“同音异义”是所有代人都头疼的问题。

历代都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早在先秦时期,中国就出现了早期的“普通话”,即官方统一语言——“雅言”。《论语》中有一句谚语:“子曰仁厚,诗、书、礼皆仁厚。”

最早的韵书《切韵》出现在隋朝,当时是以南京雅音和洛阳雅音为基础形成普通话的。朱元璋在此期间颁布了《洪武郑云》,雍正也下令修建尹正图书馆。

然而,在古代,人员流动的范围毕竟是有限的,而且至多与周围的人有一些接触。因此,方言一直是主流,只有少数人掌握了普通话等“通用语言”。

此外,有时普通话并不统一,明清时期至少有两套相对的普通话标准。

《洪武郑云》是明太祖洪武八年岳邵峰等人编纂的官方韵书,共十六卷。/数字古籍博物馆

形成于明朝中后期的昆曲包括“南昆曲”和“北昆曲”。“南昆”唱南京官话,“北昆”唱北京官话,现在依然如此。正是这种“南北调”语音系统构成了丰富多样的中华文明。

1949年以后,河北滦平的“普通话”得到大力推广,“同音异义”基本实现。普通话甚至已经开始传播到世界各地,“汉语在全世界通用”已经成为一种热潮。

2004年,为了进一步推广普通话和“防止方言俚语损害语言的纯正性”,广电总局发布了“禁止方言”,禁止电视台为海外节目配音。

这实际上更容易理解。毕竟,孩子们也看电视节目。积极向上的语言氛围对成长非常有益。

然而,大力推广普通话,消除和淡化方言,对其他地方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公平的。

今年的上海高中入学考试作文以“这真令人兴奋”为命题,要求学生写作。北方俚语“有趣”出现在一个南方城市的试卷上。这真的是推动大众化的初衷吗?

去年,上海小学的语文课本也把“祖母”改成了“祖母”。当时,“奶奶的澎湖湾”被搜查。

同样在去年,广州一所著名的小学给家长发了一条短信,要求他们不要说方言...

上述短信的有趣之处在于第一句话,“热爱祖国的语言”。

方言不属于汉语吗?我们甚至有说方言的自由吗?不允许改变声音,如果不标准怎么办?抄袭字典是一种惩罚还是什么?

普通话自然要推广,但把方言当成“敌人”是不合适的。这种统一的思维就像统一商店标志,强行清理“海洋怪物”的地名,禁止艺术家在综艺节目中染发和纹身。这是一种逻辑。

这种逻辑不仅愚蠢,而且不利于强制消除多元文化和个性表达。

不要让博物馆成为方言的目的地。

据说方言是古代汉语考据的“活化石”,如入声和逆反。这里的关键是“活”这个词,应该由某人来说。然而,有些方言几乎没有说出来。

目前,粤北方言、桂北方言和湘南方言都濒临灭绝。

中国社会科学院1987年出版的《汉语地图集》显示,当时有200多万人使用桂北平话。

然而,北京大学博士生赵玉安对北平方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桂林北部灵川县的11个乡镇中,40岁以下的人几乎不会说平话,都讲西南官话或普通话。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采取行动保护方言。

湖南汉语方言区划图。/长沙晚报

2015年,湖南卫视的主持人王涵发起了一项方言调查的“回应”计划。计划在5-10年内收集和研究湖南53个调查点的方言,用视听手段保存方言资料,整理数据库后捐赠给湖南省博物馆。

2016年,首届以方言电影创作为重点的电影节——祖荣村方言电影节在北京大学举行。组织者说:“我们希望利用电影节刺激以方言为载体的地方文化保护。”

然而,一些方言已经不存在,只有在救援后才能保留下来。

2018年,太原市财政拨付专项资金。太原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开始记录和录像小区域的18种方言,并上传到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永久保存。

中山大学中国文学教授谢有顺认为“中国文化在中国大地上传播”。几乎每个村庄都有独特而复杂的文化基因。方言可能是理解这些文化基因的最基本单位。这些单位可能看起来很小,但如果它们联系在一起,就能充分感受到中国文化的丰富多彩”。

微博网络“西京牡丹”的流行使得太原的话风靡全国。/微博@西京牡丹

说方言的人越来越少,人们说的方言越来越像普通话。在蒲川流行的背后,岳浦、苏浦和太浦是文化多样性衰落的缩影。

目前的教育制度只要求普通话,而忽视方言的考试。这只会使方言进一步衰落,中华文明的完整性日益被这种肤浅的统一所侵蚀。

在你考虑保护一种方言之前,不要等到它消失在博物馆里。

从传统到流行,方言一直是身份的最终含义。

最近的热门歌曲《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了世界》给了四川方言又一次推动。网民们也开始让他们的父母用方言读“查娜”,这让人们反思这种兴奋。

父母为什么要读它?因为我们这一代的许多人不再会说方言或者不会说那种味道。

然而,至少在与父母交流时,熟悉的地方口音仍然会唤起家乡的背景色。

还剩下什么?你能在你的家乡做美味的食物吗?你还记得你家乡的风俗吗?如果你不会说方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来自哪里,你的祖先是谁”?

《金瓶梅》已被证明含有大量山东方言,“那月娘的房间里满是玉秀和蓝翔,他们把西门清送出了门,在厢房里发生了一场内乱”。

其中,“四有”是山东方言中“撕肉”的外来词——这样的韵味只有通过理解山东方言才能理解。

然而,《红楼梦》中的方言却更加丰富。“我现在已经死了,我被埋葬了。我什么时候会死还不确定。今天埋花的人笑得发狂。他埋花的时候认识谁?”

一首诗《花葬》、《侬》和《痴》都是用吴语写的。其中包括其他方言,如湘语和赣语。

这些记录既是文化上的,也是当地的。

相反,当前的流行文化在涉及方言时更有可能被认可和传播。

盖的受欢迎程度使得“乐是雾城”成为一个流行语。/“中国有嘻哈”

《中国有嘻哈》中的盖使重庆方言风靡全国。今年的《中国新说唱》再次与长沙的c街区发生了冲突,而《长沙政策》也唱出了许多旧长沙挥之不去的魅力:

然而,在最近的热门歌曲《乐队的夏天》中,九连真正的客家方言也令人印象深刻。一首歌《不要欺侮贫苦青年》表达了客家青年在海外流浪的艰辛和坚持。

在影视作品中,“我爱男人最好的朋友”和“六先生”展现了老北京话“胡同串”的机智和直率。《大地的最后一夜》中的贵州方言有点不那么生气,而有点忧郁。

贾张克《江湖儿女》中赵涛的太原方言和《天鼎》中吴江的《唐山味道》山西方言都以方言为主要语言,既显得真实,又增添了一些生活感。

虽然《一切都很好》中的主演说的是标准普通话,这使得影片的苏州味道很淡,但其中却出现了苏州平潭的咏叹调《享受中秋节的白蛇传》,这仍然让影片看起来很接近:“七里山池塘的风景是新的,秋天是清爽干净无尘的。今天是新的假期,一起去偷了半天酒……”

感受东北方言的独特魅力,拒绝接受它。/新浪网

方言的魅力不能用语言来概括,因为同一个汉字可以读出成千上万种地方风味。

方言教育从娃娃开始是绝对必要的。只有这样方言保护才能“活”。然而,人才短缺,社会上也没有共识。

但至少,还有人在营救,在坚持。这种毅力能持续多久?

真的有一天我们丰富多样的中国文明方言系统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吗?到时候,博物馆里不仅有文物,还有说不出的乡愁...

作者|芫荽

欢迎与朋友分享文章

这本新周刊最初是未经许可而制作和重印的。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