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村新闻网

专访中组部原秘书长何载:平反冤假错案,是一项伟大工程

时间:2019-10-28 08:49:33| 查看: 3854|

摘要: 次年,中央决定胡耀邦任中组部部长,主持冤假错案的平反。随后,何载被调往中组部,任秘书长兼干部审查局局长,具体负责平反冤假错案。他被评价为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的执行者,为广大干部投身改革开放热潮创

“平反是我们党的伟大工程。这表明我们党有勇气,有勇气,有胆识,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

最近,百岁老人何载接受了“政治事务”的独家采访,在谈到40多年前的冤屈平反时,他仍然很兴奋。

何载,原名荣公,1919年11月出生于甘肃省成县。他今年100岁了。在革命时代,他改名为何载,意思是他愿意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拉一辆大车,负重前行。他于1936年参加革命,并于1938年2月入党。他在中共中央西北局工作。1950年,他先后担任中央行政文秘办公室秘书、中共中央行政文秘办公室副主任、主任、中南海总支部书记。从1958年到1979年,他被调到农村工作了21年。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人民盼望着把事情办好。次年,中央政府决定任命胡耀邦为中央组织部部长,主持平反工作。何载后来被调到中央组织部担任秘书长兼干部审查局局长,专门负责纠正错误。

这项工作非常复杂,影响很大。虽然他被冤枉了21年,但何载没有抱怨,坚持从实际出发,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不断提出许多指导性意见和建议。他还组织制定了检查和验收标准,以解决一些和平和不完整的缺失问题。对于上诉案件,何载亲自审阅了档案材料,多次向省里了解情况,并多次修改了审查报告。

1995年退休后,70多岁的何载把全部精力投入扶贫事业,与其他老同志一道提高社会力量,举办中西部地区干部培训班,倡导和实施“东西部互助交流”扶贫方式,探索西藏和新疆对口支援。这些措施已被中央政府采纳,至今仍在使用。

去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授予何载“改革先锋”称号。他被评为贯彻干部政策、纠正错误、为广大干部加入改革开放热潮创造条件、做出历史性贡献的执行者。

何仔提前几天为这次采访做了准备。他记不清一些细节。他特别把大纲写在纸上。谈到这两份投入了大量身心感情的工作,何哉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总的来说,我很幸运,但我受到党和人民的培养,贡献较少。”

论不法案件的恢复

"在关键时刻,邓小平适时提出“全面、准确理解毛泽东思想”. "

政治事务:证明错误的具体障碍是什么?

何载:1976年,“四人帮”垮台后,一切为了繁荣而被抛弃。人们期待着把事情纠正过来,进行彻底的调查,纠正错误。

“把事情做好”四个字包含了多少沉重的内容!这真是一次危险的旅程,有许多困难。当时,“两个凡是”是最大的障碍。“我们坚决捍卫毛主席的决定。我们将坚定不移地遵循毛主席的指示。”没人能确切说出有多少不公正的案例。胡耀邦一到中央组织部就说,“案件堆积如山,走路很困难。”在他到达的第一个月,他收到了10,000多封信。两个月后,有两个袋子。每天都有组织部门的人排着长队上诉,还有人到他家上诉。

此外,不公正和错案的恢复受到官僚主义和派系主义的严重干扰。有些领导干部不推、推、不做;他既没有服从也没有被命令。有些党委组织和政府部门给自己所属派系的人“好言好行”,而不是给自己所属派系的人“拒绝在自己的压力下做事”。

政治事务:漏洞是如何打开的?

何载:在关键时刻,邓小平同志挺身而出,适时提出“全面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所说的话应该得到正确的对待,在这个时期所说的话不能放在那个时期。这打破了“两个凡是”的禁区,为整顿混乱局面奠定了总方向,切断了“路障”。邓小平还提出了“粗而不细,宽而不严,快而不慢”等几个原则。

根据邓小平的指示,胡耀邦提出全党要处理此案,还提出了“两不在乎”:“经过对实际情况的调查核实、分析研究、错误结论和对假话的处理,无论何时何地做出的;不管是什么级别的组织,什么人决定和批准,我们都必须现实地纠正他们。”这打破了人们头脑中的魔咒,为证明错误开辟了道路。

政治事务:具体而言,还采取了哪些其他措施?

何载:首先,他邀请了包括邓鹰巢、蔡畅在内的40多名老同志出山,组织“谈判小组”,接受受迫害干部的投诉,并带回北京治疗。这些老同志忠于党,对同志们有深厚的感情。他们热情接待来访的同志,认真听取他们的投诉,并认真帮助解决问题。他们让来访的人们感到亲切和温暖。他们形成了“有话要说,有话要说,有话要问”。他们改变了“难进、丑脸、难谈、难做”的不良作风,把组织部变成了“党员之家”、“干部之家”。许多同志深受感动。

二是举办疑难案件研讨会,与从事康复工作的干部一起分析疑难案件,研究疑难案件和解决办法。这种“协商”方法不仅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消除阻力,而且为中央组织部“贯彻始终”制定了五项标准,促进了干部政策的全面落实。

第三是成立一个分销工作组,并把它送到执行政策的门口。当时,文艺界有许多案例。胡耀邦派人到文艺界负责并提供现场服务。他当场了解了情况,进行了调查和研究,并使他们康复。

四是在众多的冤案、假案、错案中,首先纠正右派。在重大案件中,王齐眉案被选为起点。王是所谓“61人叛徒集团案”的成员之一,改过自新的条件已经成熟。他的问题解决后,推翻“六一汉奸集团案”的假话得到了解决,刘少奇、彭怀德、陶铸、丁玲等同志的问题得到了平反。

第五,组织大量干部参与这项工作。我很幸运,首先被调到了右倾矫正办公室,然后调到了审计司司长的职位,然后调到了秘书长和审计司司长的职位,负责政策的执行,直到任务完成。

论“实事求是”

"这是个人的道德问题,是我们党一切工作的基础."

政治事务:这项工作既庞大又复杂。你担心吗?

何仔:平反影响很大,牵涉到很多人,案件也很复杂。我们非常焦虑,压力很大。我被自己冤枉了21年。我尤其能理解这些抱怨的同志所遭受的苦难和他们渴望改过自新的渴望。我分享他们的感受。在那段时间里,面对雪花状的信件,我们昼夜不停地工作,每天在办公室吃饭和生活,不下楼。

政治事务:实行干部政策,最重要的是坚持实事求是。你认为这个问题怎么样?

何载:实事求是是个人的道德问题,是我们党一切工作的基础。我们党的群众路线的基础是实事求是的精神。没有实事求是,就没有调查研究的方法,更不用说群众的实际工作了。任何工作成功的关键是现实。

纠正错误的工作非常复杂,影响很大。在整个工作过程中,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详细分析具体问题,全面历史地看待干部,以事实为依据,以党的原则为准绳,明辨是非,明辨是非,使各个历史时期的各种复杂案件都能得到合理处理,真正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政治事务:你对胡耀邦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何载:胡耀邦同志以身作则,付诸实践,使组织部成为“党员之家”和“干部之家”。除了在办公时间在组织部门接待访客之外,他还在家接待访客。在回家的路上,还有两个站。他弃车走了。他和那些想边走边找到他并一起回家的人交谈。

政治事务:谈谈你对这项工作的理解。

这是一个我们全党都参与的伟大工程。总设计师是邓小平同志,实施者是胡耀邦同志。全国有60万干部参与这项工作。从1978年到1984年,全国有200多万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证明是对的和错的。在“文化大革命”之前,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历史遗留案件得到了审查和纠正。

这表明了问题的严重性,表明只有我们党有勇气、勇气、胆识和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为大批干部伸张了正义,解放了他们,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扫清了道路。这些人中有许多人有足够的勇气加入改革开放的浪潮。有些人担任过党委书记和省长。他们的大胆行动促进了改革开放,维护了中国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纠正错误是一个历史性的贡献。

论参与扶贫

“扶贫过程也是解放干部思想,提高干部对改革开放认识的过程。"

政治事务:退休后,你将把大部分精力用于扶贫。原因是什么?

何仔:我从小就从农村出来,对农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改革开放大力发展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然而,在1990年代初,中国农村地区仍有超过2.5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除了用行政权力帮助穷人之外,国家还动员社会力量参与。

我认为我们的老同志也需要采取行动做点什么。在一些老同志的建议下,我们组织成立了中国扶贫基金会,李先念为名誉会长,项南为会长,林胡加为顾问,我后来成为常务副会长。

政治事务: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

何载:当时的扶贫与现在大不相同。基金会筹集资金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当地人民没有摆脱贫困的雄心。甘肃定西常年干旱,没有水可吃。我们动员村民搬到一个有水的地方。但是村民们说,“我爷爷和爸爸都住在这里。我宁愿贫穷也不愿搬家。”因此,我们提出了“先帮助穷人,后帮助志愿者”的口号来纠正我们的愿望。

随着扶贫工作的深入,沂蒙山区人民提出了一个强烈的要求:“给钱和东西总比给好干部好。”受此启发,我和湘南同意组织先进地区和落后地区的干部交流。在请示、呼吁、匆忙和讨论之后,决定从苏南和陕南的32个县开始,每个县有两个人。为了扬长避短,要求江苏干部在陕南担任正秘书,陕南干部在江苏担任副秘书。

政治事务:换句话说,帮助穷人的过程也是解放思想的过程?

何仔:是的。在扶贫工作中,我们抓住了解放干部思想、提高改革开放认识的“靶心”。陕南干部到苏南后,在实践中学习了沿海城市的先进经验,解放了思想。苏南干部带着新的思想和做法来到陕南,给当地干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也有一些不足之处。

政治事务:缺点是什么?

何仔:一个很大的缺点是他不知道“等价交换”。干部交流应该对双方都有利。当时我们没有这个想法,但是发达地区帮助贫困地区,单方面出口。它肯定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起作用。总结经验后,我们促进了沪滇、津甘、闽黔各省市之间的干部交流,相互引进项目,培养干部,相互促进、相互补充,发展经济,也为以后对口支援新疆、西藏提供了参考。

政治事务:举办扶贫培训班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创新。你留下了什么经历?

何载:干部交流激发了劳动模范的积极性。江苏吴仁宝、秦振华率先提出“先富后富”和“一个地方有钱,就不富裕”的思想;如果全体人民都富有,那就是富有”。他们愿意帮助贫困地区培养干部和人才。

基金会抓住机会鼓励来自吴仁宝、秦振华和秋官的劳动模范为贫困地区举办培训班。劳模开设的培训课程具有特殊意义,效果显著,针对性强,教学内容实用。他们还加强了贫困地区劳动模范的理解和友谊。此外,这些劳动模式还在贫困地区建立了企业,带来了新的项目和先进的做法,极大地刺激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第一期扶贫培训班始于江苏省花溪村。花溪村支付了培训费用,派人参加了培训。培训课程的特点是强调实践、参观、自由讨论和灵活形式。1993年至1995年,先后举办了125次培训班,共有31,800人在贫困地区接受了培训。

政治事务:你认为当时扶贫工作的特点是什么?

何载:从1992年到2000年的八年间,我带着一群有强烈战斗意愿的老领导和老同志深入到了18个贫困山区和500多个贫困县。我参观了2000多个山村和数千个贫困家庭。扶贫基金会筹集投资上亿元,共实施200个扶贫项目,直接帮助200多万贫困人口走上自力更生、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摆脱贫困。

在长期的实践中,我总结了扶贫工作的三个特点:一是长期性和系统性,这个项目不可能一蹴而就;第二,它具有划时代的性质,有一段时间和一段任务。1990年代初,这一概念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提倡精确减贫。第三,社会性。扶贫需要社会力量的大力支持。

根据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应该动员全党和全社会准确地帮助穷人,准确地消除贫困。它应该注意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帮助穷人和智力的结合。它应该进一步实施东西方合作以帮助穷人。它应该把重点放在消除赤贫地区的贫困上,并确保按照我国目前的标准,到2020年农村地区的穷人能够摆脱贫困。我相信,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努力下,这个目标一定会实现。

新中国成立60周年贺载

政治事务:回顾过去,你会怎么总结?

何仔:在我的一生中,我经历了胜利的喜悦和人生的酸甜苦辣。这条路就像一条长河,有时平静,像一个马平川;有时山和谷,海浪。但总的来说,我很幸运,只是受到党和人民的培养,贡献较少。

《政治事务》(微信账号:XJBZSE)写作,摄影师/通讯员何强校对李丽君

江西快三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