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村新闻网

Qing调查丨世锦赛10月底开打 记者揭秘中国麻将选手

时间:2019-10-22 11:59:23| 查看: 2583|

摘要: 在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开赛前一个月的时候,北青报记者采访了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和前世界麻将冠军焦灵花,对有关“中国麻将队惨败”、“麻将就是赌博”等质疑予以回应。2003年,首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

什么?打麻将和世界锦标赛?此外,中国麻将队“输了一场大败仗”?国庆假期前,这样的新闻开始在网上传播。

来自《北青新闻》的记者获悉,10月31日,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将在法国桑诺河畔维尔范奇(villefanche-sur-sanoe)地区的博若莱(译作“自由城市”)举行。这次比赛将由世界麻将组织组织。中国运动员参加了前五项比赛,赢得了所有个人和团体冠军。

网上中国选手“在麻将世界锦标赛中输得很惨”的消息实际上是邀请中国选手参加的欧洲麻将锦标赛,成绩差是有原因的。

麻将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娱乐和休闲活动,长期以来一直受到质疑,因为人们认为麻将与赌博有关。在第六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前一个月,北京日报记者采访了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姜宣琦和前世界麻将冠军焦凌华,回答了关于“中国麻将队惨败”和“麻将就是赌博”的问题。

叙述

不会打麻将的军事运动员被推到麻将秘书长的位置。

蒋徐安琪现在已经七十岁了,说起麻将仍然像洪钟一样说话。当他年轻的时候,他是第八届全能队的游泳队长。退役后,徐安琪进入国家体委管理现代五项全能和三项全能。

这些经历和身份让蒋徐安琪在红旗下成长,在运动员和士兵的竞争中成长,与麻将保持着尊敬的距离。“我是八一队的游泳运动员,后来参加了现代五项和三项全能。那时,我觉得玩围棋的人不是竞技体育,更不用说麻将了。”江徐安琪回忆说,当时他不知道如何打麻将,也没想到将来会管理和发展麻将。

然而,一本书改变了他对麻将的看法,使他对麻将产生了兴趣。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成为世界麻将组织的秘书长“被推了上去”

2000年,江徐安琪的旧伤因长期游泳而听力受损。在康复和治疗期间,他读了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的一本书,书名为《随机谈话和竞赛》。这本书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并且一直保存到现在。这本书里仍然有许多用钢笔标记的地方。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本书的内容,江徐安琪拜访了于光远先生。通过这次谈话,他觉得自己受益匪浅。临别时,于光远对他说,既然是比赛,为什么不打麻将呢?“麻将?这不是赌博吗?”江玄旗脱口而出。

出乎意料的是,于光远听到这里,拍了拍桌子说道:“打赌,这是人的问题,不是麻将的问题!”

没有办法,江玄旗只能先绕过冰面,然后对余老说:“余老,我以前从来没有玩过,以后我会发现的,并向你汇报。”

回到单位后,江徐安琪找到了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的《中国麻将竞赛规则(试行)》的复印件,并于1998年由中国体育出版社公开出版。然后他发现了这本书的编辑。他了解到国家体委对麻将的发展一直有一些看法,并采取了“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

于光远先生不是唯一关心麻将的人。前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和前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都强烈支持麻将比赛。在他们的支持下,中国麻将公开赛组委会成立了。2003年,首届中国麻将论坛暨公开赛在海南博鳌举行。这是中国首次组织正式的麻将竞赛。

麻将世界锦标赛是唯一用中文表达的赛事

然而,于光远先生不同意1998年公布的《中国麻将竞赛规则》。他认为麻将应该推广到全世界。麻将规则应该由中国制定,这样全世界都可以按照中国的规则进行体育运动。然而,由于组织之前比赛的时间安排很紧,新的规则还没有出台,俞劳已经暂时妥协了规则。

到第三届中国麻将论坛和公开赛时,荷兰、德国等国提出了建立国际麻将竞赛组织的可能性。因此,世界麻将组织于2005年成立,俞光远先生任主席,蒋徐安琪任秘书长。

世界组织将举办一场世界比赛。比赛前必须有国际公认的规则。此时,江徐安琪也面临着挑战,因为日本有非常详细和完整的规则建立直麻将。日本也希望建立直板麻将规则作为世界麻将比赛规则。

最后,世界麻将组织于2006年编制并印刷了《麻将竞赛规则》。这些规则是在各国组织的参与和建议下制定的,基本上继承了中国麻将的传统规则。最重要的一点是,打麻将时必须使用汉字“吃、碰、棒、花、和”。

“世界上只有麻将的规则是基于中国人的传统规则,只有麻将的术语是用中文表达的。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也体现了老余曼广元向世界发展麻将的远见卓识。”江徐安琪说道。

2007年,首届麻将文化交流大会和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举行。中国选手李莉获得个人表演第一名,山西介休队获得团体表演第一名。

对话

谈论有争议的麻将是在最文明的体育偶然性中放弃和获得的困难

北青:你会打麻将吗?

江徐安琪:我以前不知道怎么打麻将。我不仅不知道如何打麻将,而且我也反对打麻将。受老余曼广元的影响,我开始经营麻将,学会打麻将。

北青:你打麻将打得怎么样?

江徐安琪:很多人找我打麻将,想打我,因为我是世界麻将组织的秘书长,但事实上我平时不打麻将,我的水平很一般。

北青:你认为麻将是赌博吗?

蒋徐安琪:俞光远老先生说赌博是人的问题,不是麻将牌。不能说很多人用麻将赌博,麻将是一种赌博设备。如果你用彩票玩桥牌,你能说桥牌也是一种赌博吗?在我看来,世界上用足球赌博的人比麻将还多,但是没有人说足球是一种赌博工具。

北青:为什么麻将更多地用于赌博?

蒋徐安琪:因为打麻将很容易使用,所以打麻将的人比较多,而且有一个群众基础,这是赌徒所用的。

北青:你认为麻将是什么运动?

江徐安琪:麻将应该是所有象棋和纸牌游戏中最文明的。为什么?你看,无论是围棋、象棋、跳棋、桥牌,还是吃得太少或吃得太多,都有一个“吃”的概念,这实际上是暴力的象征。然而,麻将没有大小、力量或数量的概念,四个玩家的牌是相等的。他们只触摸和吃,触摸和杠杆对手的弃牌,然后他们需要安排和结合他们自己的智慧。从无序到有序,谁先形成多种类型和卡片,谁就是赢家。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和谐的游戏和运动。

此外,麻将也是最难的。因为其他棋牌游戏和运动,要么两个人一起玩,要么成对玩,麻将是十几个三个,对手最多但无济于事。你应该把上层、下层和对立家庭的牌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可以说麻将是教育体育的大师。

北京:世界麻将组织制定的规则是“国家标准麻将”,也是国际标准。然而,也有一些比赛使用类似桥牌的双麻将风格。你怎么想呢?

江徐安琪:智利奥运会主席也向我提到麻将太偶然了,应该像西方桥牌一样一式两份打。我回答说,世界上打麻将的人数比任何其他种类的智力象棋和纸牌都多。改变麻将规则不符合人们的愿望。此外,麻将的玩法继承了中国文化,代表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强行改变成多种玩法背离了麻将的本质。

后来,一些人把麻将改为双人游戏,加入了智慧游戏。然而,我们仍然坚持麻将的传统,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推广和继承麻将,这是真正麻将的精髓。

北青:麻将是偶然的吗?

江徐安琪:麻将确实有机会接触纸牌,但是任何运动都有机会。踢足球和不小心踢自己的门,不是吗?正因如此,我们必须制订规则,通过不断改进规则来减少机会。与此同时,不能因为有机会抓牌就忽视麻将的技巧。麻将的打与打实际上反映了输赢的关系。

北京:中国的麻将规则因地而异。参赛者如何适应?

江徐安琪:世界锦标赛和比赛都是根据世界麻将组织编制的“麻将比赛规则”进行的。这条规则与我们平时私下“搓麻”的规则不同。因为麻将在中国的不同地方和世界的不同地方打得不同,比赛必须在这个统一的规则下开始。我们的参赛者也按照这个规则比赛和练习。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参加比赛,如果你平时打麻将打得好。事实上,即使你平时打麻将打得好,也需要多年的练习和积累才能打好这条规则。

论中国运动员因心理问题失利的意义麻将精神蕴含着人生哲学

北青:以前有报道说中国麻将运动员在以前的一些世界比赛中表现不佳。原因是什么?

江徐安琪:世界麻将组织主办的世界麻将锦标赛在2013年前举行了三次,前三名中国选手赢得了个人和团体冠军。2013年,媒体报道称,中国选手表现不佳的比赛不是世界锦标赛,而是在法国举行的法国麻将锦标赛。当时,为了推广麻将,让大学生参与,我们引起了一些争议,并思考“大学生如何打麻将”。结果,这支大学队获得了第四名,而另一支曾在世界锦标赛中获得精神文明奖的Xi安队获得了第七名。那时,我们参加比赛的想法是传播和交流麻将文化,而不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后来,中国选手在欧洲锦标赛中“输得很惨”,排名垫底。当时,国内舆论影响很大。我没有获得欧洲冠军,因为我忙于其他工作。

由于是欧洲锦标赛,只有欧洲以外的四个国家被邀请参加比赛。中国和日本是传统麻将强国,加拿大和新加坡也包括在内。毕竟,欧洲锦标赛是欧洲锦标赛。中国被邀请参加比赛只是为了交流和传播麻将文化,而不是想篡夺东道主的角色。当时,每个人的心态都是“赛后玩得开心”,所以他们一到那个地方就马上进入了比赛。结果,时差没有逆转,他们迷迷糊糊地迷路了。出乎意料的是,回到中国后,舆论抱怨中国打麻将赢不了外国人,麻将比足球更可耻。后来,我又带着这些几乎相同的队伍参加了世界锦标赛,结果一直很稳定,多次获得冠军。

北青:这两次失败对麻将的推广有什么影响?

江徐安琪: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很少有人关注麻将和麻将世界锦标赛。后来,由于那次事件,媒体纷纷报道中国人打麻将输给外国人,引起了关注。借此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麻将以及中国麻将的精神和内涵。

北青:你认为推广麻将的意义是什么?

江徐安琪:麻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中国对世界做出了三大贡献。第一个是中医,第二个是《红楼梦》,第三个是麻将牌。麻将展现了中国人、中华民族乃至中国文化独特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东方人独特思维方式的体现。因此,推广麻将实际上是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让世界通过麻将了解中国。我们经常说有文化可玩,有文化可玩,有文化可玩。

北青:你在麻将的推广和发展中遇到了什么障碍?

江徐安琪:我认为最大的障碍是对麻将的理解。之前,我们组织了全国麻将比赛,执法部门也进行了检查。后来,我们拿出批准文件,如期举行了比赛。

事实上,麻将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但是谁知道麻将的意志和精神呢?根据于光远先生的考证,从中国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麻将的意志和精神是:进入麻将游戏时,必须首先提炼自己的产品。产品应冷静、不干涩、赢牌时不傲慢、输牌时不吝啬、逆时不快乐、逆时不悲伤、不显色、不动声、浑厚宽广、品格高尚、温柔文雅、思维超群。这56个字不仅叫人赌博,而且还有人生哲学,教人修身养性。

浅谈20年来家庭对竞技麻将的支持

麻将世界锦标赛选手焦凌华拥有最多发言权。她代表中国参加了前五场比赛,并在个人表演中获得了第一名。

当记者联系她时,退休的焦凌华正在训练打麻将。训练结束后,她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谈了自己对麻将世界锦标赛的准备和展望,以及对麻将的看法。

北青:你参加了多少次世界锦标赛?

焦凌华:我参加了前五次。我赢得了一个个人冠军,其他结果也不错。只有一个结果不是很好。

北京:这次世界锦标赛做了什么准备?

焦凌华:为了这次比赛,我们组织了全国赛和赛后决赛,只是为了选出品牌、风格和技术上最好的球员。除了参加这些比赛,我还每天都在训练和打麻将。

北青:培训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是在打麻将吗?

焦凌华:训练主要是打麻将。我通常下午打两个小时麻将,晚上继续在线打。网络游戏速度更快,可以在一个多小时内完成。打麻将是一项在你打麻将时会逐渐熟悉的技能。但是,具体的技巧并不清楚,但是训练可以改善打牌的感觉和反应,积累经验。

北青:培训在哪里?谁是训练的反对者?

焦凌华:我们有一个活动室,属于高级体育协会。我和没有参加比赛的队员一起训练,但每个人都打水平相近、训练效果好的竞技麻将。

北青:你觉得下午和晚上打麻将累吗?

焦凌华:不,这是我们竞技麻将和休闲麻将的区别。竞技麻将有时间限制,必须在2小时内打完。此外,每轮比赛都需要换一个地方,所以你可以站起来参加一些活动。一些比赛也会中途休息。当你赢了一张牌,然后坐着不动,这不像打麻将。

北青:训练是打竞技麻将。你通常打娱乐麻将吗?

焦凌华:我从来不打休闲麻将,也不会打。我第一次接触竞争麻将是在1998年。我过去认为麻将是赌博,但后来我看到了麻将比赛和比赛规则。体育部也推广了这条规则,我也学会了。

贝青:家人对每天这样打麻将有什么感觉?

焦凌华:非常令人欣慰。我的家人非常支持我。起初,我学会了和我丈夫打麻将,但后来因为工作原因,他不再坚持打麻将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他非常支持我,他的儿子也非常支持我。包括我出去玩游戏,有时我不得不自己支付一些费用。他们也非常支持。

北青:无论你是在活动室还是在网上打麻将,你会带馒头吗?

焦凌华:不,我们从不拿钱。我们只是记分数。麻将玩家是根据他们的成绩来评分的。根据以往正式比赛中玩家的分数,玩家向世界麻将比赛中心下属的等级委员会提交申请。经过考试和评估,将颁发等级证书。从最高年级到九年级的排名。我是一种产品。

北青:外国麻将玩家的水平是多少?

焦凌华:除了日本选手,欧美选手一开始都做不到。我参加了前两届世界锦标赛,觉得他们的水平很差。然而,近年来,欧美运动员进步很快,已经很有竞争力。但是因为中国和日本有麻将的传统,他们仍然有一些优势。

此外,欧美玩家对规则非常透彻,品牌风格也非常好,不像我们的一些玩家,他们通常都是休闲娱乐,说很多话,或者随意玩牌,这是值得学习的。

北青:大部分参赛选手是哪个年龄组的?

焦凌华:还有更多的中老年人。年轻人没有时间。当我退休时,我们大多数参加比赛的人都退休了,年轻的人大约40岁。欧洲和美国的情况相似,其中中年人和老年人也占大多数。

北青:你认为麻将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焦凌华:通过打麻将,我交了很多朋友,尤其是退休后,这样我仍然可以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此外,代表中国出去,一定有一些爱国的想法。在国内比赛的同时,人们还可以欣赏祖国的大江大河和大山,出国参加比赛以增加知识。我认为这对我仍然很有帮助。

温家宝/北京青年报记者张梓瑗

文热点